法律思想网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页 > 昱星读书 > 综合类 > 白说的力量胜过不白说——读白岩松著《白说》一书

白说的力量胜过不白说——读白岩松著《白说》一书

文/汤昱星  2015-11-17 字体:


图为《白说》一书

翻开《白说》一书,被作者的白说深深地吸引了。在这个烦躁的时代,我们面临社会转型的压力,年轻人似乎喘不过气来,整个社会都在快节奏的向前走,这个时候应该有人冒着说话的风险,出来白说几句,也许无聊,但无聊有无聊的意义。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说得不好会得罪人,说错了可能会面临非议,甚至有可能因为说话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么来看,还是沉默好,但沉默久了总得有人打破沉默,总得有人发声,有人为时代发声我们应该感到快乐。

一、青春是与幸福和失败有关的岁月。

刘同写了一本《谁的青春不迷茫》,畅销了,于是迷茫成了青春的代名词。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迷茫。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有勇气追求幸福。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可以浪费大把的时间。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经得住失败的考验。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有能力去追逐一个崭新的自己。确实,青春和幸福有关,青春的幸福来源于单纯,也来源于痛苦的挣扎。青春需要失败,如果不挣扎不绝望,那就不叫青春!什么是幸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追求了,努力了,哪怕失败了,当回忆的时候这就是幸福。什么是失败?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了,再爬起来,认准了一个正确的方向,向前进,没有抵达终点,这就是失败。什么是青春?就是把最美好的光阴都用在了做看似无聊的事情上,和自己赛跑着向前冲,突然有一天发现无聊的事情给了青春有意义的元素,冲着冲着就到了自己想要追求的彼岸。

二、人生是与读书和音乐有关的体验。

一个人的一生总是要和读书与音乐打交道,尤其是读书。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起初的读书是为了走出农村,改变命运。但走出农村后,才发现原来读书不仅仅是为了改变命运,而是一种心灵的需要。因为,无论是高兴还是悲伤,坚定还是迷茫,我们总可在书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影子中找到前进的方向。除了书,我们还有音乐,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音乐,音乐里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音乐与文字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对这个世界进行着阐释,一个听得见,一个看得到,而听比看更直接。所以,每当音乐响起,文字便停止了。但读书是穷人富人都可以拥有的爱好,而音乐却被理解成是富人的奢侈品。读书和听音乐开始可能是不懂,读着读着或听着听着好像懂了什么,读完了或听完了又似乎什么也不懂了,这就是人生的境界,也许老子的《道德经》追求的也是这样的一种境界吧。

三、命运中的精彩故事。

从我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故事便伴随着我们一起成长。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童话故事或是神话故事勾起了我们对这个世界和未来的美好向往,仿佛融进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故事可以让冷冰冰的文字活起来,让我们感知,让我们涕零。如果有人跟我说一个道理我可能听不进去,但是如果一个人用一个鲜活的故事向我讲述一个哲理,我便可以欣然接受,这就是故事的天然魅力之所在。读懂一个故事需要智商,讲好一个故事更需要情商。在今天这样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大家都在拼命地忙着赚钱,有谁愿意花时间来听懂一个故事呢?又有谁愿意花时间去创造一个故事呢?然而,不论是宗教还是文化都是通过一个个脍炙人口的故事传递下来的,一个国家、一个景点、一个人要是没有了广为流传的故事,结果可想而知吧。所以,每个职业都在讲每个职业的故事,每个人也要讲好自己生命中美好的故事,故事让生命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四、充满希望的生活。

生活在这样一个转型的时代,由农村走进城里,由熟悉走进陌生,孤独总是在心中油然而生。时代在转型,个人也在转型。时代在进步和退步中前行,个人也在荣辱和得失间成长。这让我想起了,电视剧《辛亥革命》中,孙文最后说的一句话,大体意思是,你看这世界的滚滚洪流,一会流向东,一会流向西,有可能流向南,有可能流向北,但历史的潮流终将流向东。是啊,这世界洪流从大的方面看就是一个时代,从小的方面看就是一个个人,而终将流向东,这东就是希望。希望就是一个方向,希望就是诗与远方,希望指引着我们看到一个崭新的生活。当下,国家的希望就是实现四个全面,每个人都在为之而努力,在追求希望的过程中,注定会充满了牢骚和抱怨,注定要打破已有的动态平衡而形成新的动态平衡,痛苦无处不在,但“痛并快乐着”的进步也无处不在。是啊,不管怎么样,生活就是要给人希望,就像医生面对患者时刻要给予他们希望一样,希望的人文关怀可以减少患者的精神痛苦。新的时代需要我们用新的眼光,接受新鲜的事物,原有的好与不好的一元评价体系似乎已经不能评判这个时代,因为价值观已经从一元变成了多元。各个时代,每个人的经历的生老病死看似没有区别,但不同时代视角下的生老病死好像又存在微妙的差异,我们的一切外在行动在这个时代里开始内化于心,希望指引着我们前进。

五、生命在别样中绽放。

每个人都只拥有一次的生命,生命是自己的,但生命的绽放却不是全部为了自己。曾读季羡林老先生写的一篇随笔,讨论的是人生的价值,季老先生是这样评价的,大部分人的一生是没有价值的,这些人只是苟且的活着,而只有小部分人的生命是有价值的,而这部分人恰恰就是不苟且活着的人。也许你对季老先生的提法不赞同,但如果一个人碌碌无为,得过且过,这个人的价值是可想而知的。我出生在中国,这个给予了我生命的国家,在历史上有过辉煌,也有过屈辱,而今天这个国家又以一个崭新的姿态出现在新的历史维度中,开始了伟大复兴的征程。随着历史阶段的推移,国家结束了挨打,结束了挨饿,接下来我们又该结束什么,或我们又该开启什么?让世界喜欢中国,喜欢上中国人,而不仅仅是中国的人民币。我们的个体生命在这个崭新时代里,应该和这个国家一样,在追求可以量化的生命指标的基础上,更应该追求不能量化的生命中的更高层次,使自己的生命在记忆中别样的绽放,生命的远方是乡愁,而不是发愁。

(作者:汤昱星,现为浙江丽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友情提示: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在转载或引用时请说明来源,以示对作者知识产权的尊重,本文著作权所有为汤昱星律师,由法律思想网对外发表。



上一篇:无 下一篇:无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